machi_

【轰爆】龙来了 02

禁爆乱正:

✿十杰Paro,他是龙AU


✿自我满足产物,十分ooc,慎入


✿私设满满


上一篇








这一晚,轰原本应当在他刚被抓来时短暂待过的那个石洞里应付过去的。


脸色十分难看的爆豪一路领着他走到洞口,伸手一指:“这里归你了,下去吧。”看情形就差没自己亲自动脚把他踹下去了。


轰探头看了一眼:“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什么?你还敢有什么不满?”


“这里什么都没有。”轰坚持道。


“没有个鬼啊!底下是跟我跟蠢龙的储藏室!东西都被你吃了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轰还是选择了听从主人的安排,手臂撑住洞口边沿,身子慢慢地往下探去。


爆豪对于他的慢动作连一秒都无法忍受,踹了踹身旁蹲着的龙:“快点把他给我带下去。”


由于前一晚龙已经下到过洞穴一次,洞口还没恢复原状,它带着轰很容易就飞了下去。


只是落地的时候,一人一龙才都后知后觉,这个洞穴前一晚已经被破坏掉了,就在龙试图抓住轰的时候。


“这里不行。”


不知是不是轰的错觉,龙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委屈意味的哼哼声,然后它的眼里充满了乞求。


但在原则问题上轰还是不能让步的。


“即便你这样看着我,我们还是要上去。”


龙只好带着轰又飞了上去。


意料之中,爆豪发了火:“你把他又带上来干什么?!”


“这个石洞已经坏掉了,那块之前挡在我们之间的石壁已经彻底被破坏了。”


这句话如果换个人来听,定然会误解什么,好在这里的听众只有爆豪和一头不会说话的龙而已。


“谁弄坏的?”爆豪问。


“它。”轰伸手指了指已经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埋进土里的龙。


“老子跟你说了多少次!让你不要随随便便进去!就你这么大块的怎么那么喜欢钻山洞啊?!那块石壁我修了几次了?”


龙委屈而哀怨地看了一眼轰,后者则还以它一个疑惑的表情。


至此,龙放弃了思考,抱着自己的脑袋蹲到一边去了。


“爆豪住哪里?”


“你管我。”


“我是说,我不介意跟你一起住。”


“我介意!”


“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办法住人了。”


“闭嘴!半边脸的混蛋!!这里本来就不是给人住的,像你这种不请自来的混蛋还敢要我安排住处,自己随便找个地方睡死过去啊!!”


“我不是不请自来,”轰又提起了这件事,“如果不是事发突然,其实我也能先打包好行李再过来。”


“你——”爆豪确实很生气,但这气他不能冲着轰发——再怎么说他也是个明辨是非的人——这件事上,他确实理亏。


不过。


“蠢龙把你抓过来了,确实是我这边的不对——但是,你这混蛋再这么得寸进尺,我就把你做成肉干喂蠢龙。”


轰莫名想起他年幼时候的事情,那个时候安德瓦是不允许他出王宫的,每每轰有这样的念头,安德瓦就会板起脸,用阴森的口气说:“焦冻,你如果出了王宫,恶龙就会飞来把你抓回去吃了。”


但在姐姐的帮助下,轰还是保持着一个月至少出宫一次的频率。


而安德瓦关于“龙来了”的警告一说就是十几年,直到今天竟然真的兑现了。


那个时候果然不该出宫。


轰总算找到点前因了。


“你他妈在看哪里?!我在跟你说话啊!!半边脸的废物!”


爆豪的脸陡然间就出现在轰的眼前,他的双眼里仿佛燃烧着两团火焰。


近距离观察的时候,轰才发现爆豪的五官实际上都很好看,不仅仅是他的眼睛。


只是这会儿爆豪的眉头紧紧蹙起,轰忍不住伸手想替他把眉心抚平。


轰才抬起手,爆豪突然敏捷地向后退了两步:“你干什么啊?偷袭我?”


轰的教养则让他想起,随便伸手触碰别人的脸,确实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随即放下手:“对不起,不自觉就……”


“啧,麻烦……”爆豪摸了摸自己的颈后,转了转脖子,他耳朵上悬着的两块红色的兽牙耳坠也跟着在颈侧晃了晃。


最后轰还是如愿去了爆豪的住处。


只是这地方同样很难被称为是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这不过是另一个采光稍微好点空间稍微大点的洞穴。除了地上随意铺了一张兽皮外,这里没有其他东西了。


“你平时怎么吃饭?”轰问。


“当然是做饭啊。”爆豪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扫了一眼轰。


“你会做饭?”轰难得表露出几分惊讶。


“当然啦!你瞧不起谁啊混蛋!现在就露一手给你看!”


“但是我现在还不太饿,你可以晚点再做饭。”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么说道。


“给我从这里跳下去,然后去死!!”


扔下这么一句话的爆豪,似乎怒气冲冲地走去做饭了。


 


没有等太久的时间,爆豪就端着一个锅回来了。


锅里面放的是奶白色的鱼汤,轰刚刚才说自己不太饿,闻到香味的时候肚子十分应景地叫了几声。


爆豪哼了一声,把锅放下,跟在他身后的龙也低头钻了进来,尾巴上挂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几只碗和几副刀叉。


这回不等爆豪开口,轰就自觉地从龙那里接过篮子,拿出勺子分了三碗鱼汤。


“蠢龙不需要这个。”在他开始舀第三碗汤的时候,爆豪出言阻止道。


轰的动作顿了顿,还是继续舀起一碗:“那我喝两碗。”


原本轰只是抱着果腹的念头喝下这些鱼汤的——他之前觉得不饿约莫只是饿过头了,这会儿真正觉得肚子里空得难受——他头一碗喝下去的时候,连鱼汤是什么味道都没尝出来。


爆豪端着碗没有动,紧跟着问他:“怎么样?”


轰想了想,又端起第二碗:“等我喝完这碗再跟你说。”


有了第一碗垫底,第二碗轰确实尝出来鱼汤的鲜美了。他有些意外地发现,爆豪的手艺和宫里专门请的厨师不相上下。


“很好喝。”轰老实地说。


“废话。”


“不过我喜欢吃的东西是荞麦面。”


“啊?”正要喝汤的爆豪一下顿住了,反应过来之后就是大怒,“把老子的鱼汤吐出来!”


“正是因为鱼汤好喝,所以我觉得爆豪来做我喜欢吃的荞麦面一定会很好吃。”


“我他妈为什么要做你喜欢吃的东西?!这里没有那种东西!把我的鱼汤吐出来!”


轰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把碗里剩下的鱼汤喝光了:“不能浪费食物。”


“荞麦面是吧!老子明天就做一锅出来吃死你!”


即便爆豪没有摔锅,龙还是忧心忡忡地往洞口挪了一点,还摆出了一副随时能冲出去的姿势。


“今晚,你睡这里。”爆豪指了指地上那张兽皮。


“我们一起吗?”


“鬼跟你一起!”爆豪十分生气地转过身,就往洞口走去。


轰一把拉住他的手:“这里不是你的住处吗?你让给我了你今晚怎么办?”


那个瞬间,爆豪的全身肌肉明显僵硬了。


轰还没有觉出他的不对劲,就被一把甩开了。


“离我远点!”爆豪的声音有些嘶哑。


“怎么——”


轰才开口,爆豪就径自冲出了洞口。


轰正要跟上去,那头龙却一尾巴扫过来拦住了他,还向着他摇了摇头。


 


爆豪离开之后轰就没有再等到他回来了,一个下午爆豪都不见踪影。


傍晚的时候,那头龙没有盯着轰了,转身出了石洞,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轰把之前他们吃鱼汤的东西都收拾好,又把石洞简单打扫了一番。


等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轰已经躺在了绵软的兽皮上了。


这块兽皮其实很干净,像是刚洗净晾干的。


上面还有股很好闻的味道,丝毫没有野兽的腥臭味。


轰原本以为自己可能会失眠,没想到不自觉间自己就沉沉睡过去了。


然而大概是半夜的时候,他就醒了过来——


龙摇醒了他。


他睁开眼时,朦胧间只看见一大块黑糊糊的轮廓,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正压在他胸口,沉甸甸地:后来他意识到那是龙爪。


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视野总算不那么模糊了。


龙离他很近,血红色的眼就在他面前。


“怎么了?”轰问。


龙直接伸爪抓起了他,然后向着洞外走去。


这个姿势并不太舒服,但轰正在奇怪龙的反常之举,倒也没做计较。


等龙带着他走出洞口的时候,他才发现外面又下起了暴雨。


龙将他放了下来,然后意外地,竟然在他面前趴伏在地上。


“你是想让我骑在你身上?”


龙点了点头,身后的翅膀也动了动,像是在催促他。


这件事放在其他人身上,恐怕没几个人会答应一头龙这样莫名其妙的请求。


轰倒是心平气和地接受了,很快爬上了龙的脖子。


他才刚坐稳,龙就急不可耐地扇动翅膀,飞了起来。


在龙飞起来的瞬间,轰才突然想到龙说不定是想随便找个地方把他处理了的这种可能性。但他已经骑在龙背上飞了起来,没有反悔叫停的余地了。


只是龙并没像他想的那样,直接飞出这座孤岛,龙带着他在离地面很近的位置飞着。


很快,在一处石壁前,龙停了下来。


轰从它的背上下来,才发现这个石壁上有一道极小的裂缝,只够钻过一个人。


龙用头推了推他的后背,他指着那道裂缝问:“你想让我进去?”


龙又点了点头。


雨势这会儿儿更大了,劈头盖脸地砸在他身上,甚至有些发疼。


轰朝那道缝隙中看了看,里面一片漆黑,他什么也看不清。


龙又在催促他了。


轰只好低头钻了过去。


穿过狭小的通道,里面竟有一个非常大的石洞。而石洞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光源,并没有外面看上去那么黑,还是能看清楚四下的情况。


这是——


轰的眼睛捕捉到了不太寻常的东西。


他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在他前面,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快步走过去,蹲下来看时,那个模糊的影子果然是爆豪。


爆豪正赤裸着侧躺在冷硬的地上,轰看不清楚他具体的形容,多少能感觉到爆豪这会儿状态不对。


“爆豪?”轰开口唤出他的名字。


但爆豪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毫无反应地侧躺在那里。


周围还有零零星星的几点火光,扑簌簌落下来,在地面上成了灰烬。


“爆豪?”轰再次开口,这一次爆豪皱着眉小幅度地动了动。


轰松了口气,这时他看见爆豪白日里披着的那件深红披风被扔在稍远一点的地方,他走过去把披风捡起来,小心地将爆豪裹了起来。




=tbc=



评论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