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hi_

关于小宝石恋爱认知的讨论

休云:


宝石间的感情定义是“无私”和“无欲”,毕竟石头不可能产多巴胺,性情的学习成长只能通过他们唯一的金刚老师,所以他们的深层感情的趋势大体是越过爱情直接晋升亲情。这些活了几百年的小宝石们大多都是这样,包括主角法斯法在感情处理上也是“无欲”倾向。


我原以为整个宝石团都是这样了,然后仔细一看发现这里边出现了小钻和辰砂两个案例——他们是唯二表达出过“恋爱”这个概念的(况且还是同年生..不知道那年他们学习的课程发生了啥),小钻听到辰砂抱怨第一时间就是“是法斯跟你告白了吗”,辰砂当即反驳得超快“你个恋爱偏重主义”。


不排除官方为了给主角加戏份而特意给这两人扩充了“恋爱”的词库,摒弃作者拉郎意图来讲,有句老话是心里不想嘴里不说,辰砂和小钻对爱情的意义定是心知肚明的。


做个假设,当你听到一个平时不咋说话的家伙突然开始逐条列出另一个人的缺点,第一反应应该是“你对他有什么意见吗”而不是“他跟你告白了吗”。而小钻直接就从辰砂嘴里的“莽撞”这个词提取并扩充到了“他被莽撞地告白”,这联想是稳妥的强,可稍微有点过头的猜测也暗示出小钻内心到底都在想什么东西,或许他身体里微小生物情商比较高,造成了少石情怀总是诗。


所以说声优配得非常对了——我对法斯法,辰砂,波尔茨,伊尔洛等角色的认定都归于无性,他们都同时具备双性的特征和美,既然是美的东西论性别有何用——但不能否认,小钻,是实实在在的,偏向女性。


(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宝石里边还有个别性别意识比较明显的就不一一说了哈)


对于辰砂和法斯法而言,相处的难处在于他们本质上不是一类人,虽说法斯法相对辰砂,他对爱情的概念几乎为零,或者说有也不是很care,但是他觉得这个人很重要很重要的时候会十分注重维持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因此这样的两个人相斥相吸也见怪不怪,大体上也算是一种和平的进展方式(没虐之前)。


可对于小钻和波尔茨而言,解释就跟他们两的关系一样复杂。钻石组感情大体凌越爱情在亲情之上却又相较于亲情有些畸形,比如波尔茨对小钻强烈的占有欲和保护欲,却又刚刚好,大佬是个不会正确表达自己感情的人,性格急,就是自说自话也能句句都对但就是态度不太好。


只能说在波尔茨大佬眼里小钻和打架一样重要——小钻比波尔茨要年长,他很好的学习了伊尔洛哥哥的温柔性格,却又到不了伊尔洛那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小钻有个特别大的特点就是自尊心很强,所以时常困在到底是该好好顺从波尔茨做个好孩子,还是直接按过波尔茨的头说打你妈打给我打一次会死啊(没有那么粗暴只是我编的大体意思),他极想有自己战斗的机会,奈何波尔茨一直紧抓着他不放,可偏偏到了有自己战斗的机会时,小钻却感到有些孤独和无力了。


那是因为小钻的安全感来自于时时刻刻守在身边的波尔茨,而烦心的也是波尔茨寸步不离的关心方式。他一边想要逃离波尔茨的视线,一边又想他说的那样“那么爱他”。最可怕的不是你无法适应一个人对你的另类善意,而是这样让你无法适应的束缚解开后,你反而不习惯了,有点类似斯德哥尔摩——在法斯法跟小钻说自己要和波尔茨组队时小钻都恍惚了,他的善解人意让他把波尔茨“交了出去”,其实自己极其不情愿,可奈何对自己能力不自信,这也是他们关系的可怜之处吧。


小钻用残肢把月狗(我实在不知道把那个玩意叫什么...小白?)切成两半后,支离破碎地摔在地上,又耀眼又狼狈,波尔茨在外面撕心裂肺地叫了声哥哥——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用“你这家伙”之外的称呼去叫小钻。外界都说波尔茨太过于强大,小钻离不开他保护的同时也绝对的安全了,可实际上真正离不开对方的大概是波尔茨——沉迷热爱战斗的真实原因是为了保护,这样的假设也不是不会有。


这之后波尔茨摸脸杀的分镜看得我反复去世!!太温柔啦!!!


波尔茨和吉鲁空说过,吉鲁空的弱点就在伊尔洛,在于太害怕失去伊尔洛,所以才只考虑怎么去保护他而没有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对于我来说,无论是这种担心抑或迷恋都是不需要的——按照自己所想的去做,话就说到这。”


这里的对白,同时也是波尔茨对自己感情处理的一个经验总结。他之所以会有这般体会,大概也是因为他也有过一段“太害怕失去某个人而没发挥出实力”的经历吧,意味深长。

评论

热度(702)